研究Research
您当前位置:乐虎国际娱乐e68 >> 产业研究 >> 研究观点 >> 浏览文章
后续报道:谁为中国独立动画买单?
2012年12月28日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佚名   打印文章
报告页数: 图表数量: 报告价格:

  导言:深圳这座城市虽然年轻,但近年的文化生产事件在政府与企业的支持下接连不断。“首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心灵世界:作为虚拟艺术工程”已经拉开序幕。独立动画艺术已是当代艺术的一个新领域,不仅有当代艺术的观念与手法,也有着动画产业的创意和技术。然而,近十年的“独立动画”发展情况如何,现今它的春天是否到来?谁在为“独立动画”买单?独立动画发展过程中是否存在收藏潜质?

后续报道:谁为中国独立动画买单?

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现场

  “独立动画”的春天已到来?

 

  近五年,国内关于独立动画的项目越来越多,无论是艺术活跃的一线城市北京、上海,还是在艺术正在发展壮大的内陆城市成都、西安,都可以看到独立动画人对独立动画发出的声音。据悉独立动画一般还在当代美术机构或网络上展示或传播。除了皮三和董冰峰策划过的2011“首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今年6月,荷兰电影节更是增设了“中国独立动画”单元。在中国没有专门的独立动画的大型展,因此本次在深圳举办的独立动画双年展在国内是具有开拓性的意义。这是否预示着独立动画的春天已经到来?

 

  双年展代表着严格的学术定位和学术构架,把动画放在双年展必然有一系列严谨的学术概念上的考量以及对创作线索的梳理,这此展览很明显地对过去十年独立动画创作的历史进行了文献式的梳理。王春辰谈到,“这个梳理严格来讲不是一个完整的线索或者不是一个全面的,如果做一个全面的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整理很多文献资料,我们在这次策划收集整理资料中也注意到很多资料的缺失,很多东西只是看到信息。材料的遗失或者还没有找到,说明整个十年快速的发展,就像中国十几年的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一样,发展太快,大家来不及把东西沉淀下来的时候我们又去做别的事情,正因为这样快速发展,我们更应该记录整理记载我们所做的一切成绩或者所遇到的一切问题。这十年大致的变化就是艺术家越来越明确地意识到或者是走向了动画,让媒介成为更加独立的、自觉的表达形式,过去大家说动画就是给儿童画的,在中国人的语境里都认为动画片、动画电影是给儿童或者青少年看的,没有想到它是可以成为艺术家自由和独立表达的媒介,现在是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这十几年,这一点大线条可以充分证明。比如国美张培力的学生,孙逊、吴俊勇这一批人都是用动画的形式,把原来学的专业的基础和能力全都展示出来。”

 

  “‘独立动画’是从独立电影和当代艺术两个系统当中产生的。”张小涛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介绍,“从当代艺术方面就是从美术馆、基金会、画廊体系、展览系统,还有一个是展播系统、电影节、动画节的系统,这两个系统能产生一些新的变化。在2000年以来像冯梦波、皮三、卜桦早期做独立动画,也不断地做实验;2005、2006年又一拨;2008-2012年有很多从事这个领域的人。”独立动画包含文学、电影、音乐、摄影、传统艺术、新媒体等多个不同的艺术类别的跨界。在在这次展览的参展作品中,有传统艺术与高科技的结合,有对科技的极致追求,有对社会问题的思考,有艺术家自我内心的探寻,有纪录片式的形式……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实验方向构成了多维度的独立动画世界。策展人王春辰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是谈到,“中国的独立动画还有很多路要走,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平台。”

 

  独立动画近十年的变化,在张小涛看来是受到电影和当代艺术交叉的影响,与地下音乐、地下摇滚、地下电影方向类似的一种独立创作,“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人买单自己投钱,很苦地做动画,但是有一种理想在里。这种孤独的实验是有价值的,不是一个纯粹的董存瑞炸碉堡的事业,未来是有前景的,有可能这些人未来会转成重要的公司、工作室,有可能在当代艺术里作出重要突破,它有很大的前景。今天的地下、实验、不可未知可能代表未来的前沿或者主流,但是这种变化总体来说,独立动画是被遮蔽和被边缘化的,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双年展的形式梳理和总结。”

 

  为何运用如此大规模的双年展机制来推广处于艺术边缘的独立动画,对此,王春辰给出了自己的理由“为什么不像一般的动画节或者展览那么做?还是希望放到一个高度,为什么要用40万字总结和梳理这十年的变化,因为本身就说明这十年作出的重要意义在哪里,我们要把这种边缘的、被遮蔽的、实验的、前沿的东西做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对未来有一个交代,为学术、为研究留下一个很好的文本,这是我认为此次双年展带来的最重要的意义。从展览到竞赛,到工作坊、到讲座、到推广传播、进入高校,可能都代表了一种立体式的、渗透式的、实验性的、开放性的、未来式的变化。”

 

  中国独立电影代言人张献民对“独立动画”大约是在前年开始有意识,他通过刘健、武超的作品,感受到“独立电影”打破了两个在之前根深蒂固的观念:一是动画只能针对儿童,只能是大众媒体的,“这是一个神话,这个神话被打破的”;另外一个被打破的神话是,动画的制作成本很高,他只能在产业内运行。他在研讨会中提到“通过刘健、武超的作品让我体会到这两个观念被打破了,让我意识到,以前有很多东西我本人还是太忽视了。我是电影系统的,那些作品,我实际上都看过了。邱黯雄的《新山海经》是2005年左右做的,我之前是看到过的,对动画我个人有一个更加明确的意识,今年重新看到了吴俊勇《上霜》也给了我更深的印象,我在国美附近的工作室也看到刚毕业的一些人做的动画。”

 

  董冰峰谈到,“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平台,如果越来越多的这样一种平台的确立,大家讨论问题将有非常良好的基础和结构,我想对于学术来说,对于未来的产业来说,或者对于未来的一些商业、一些大规模的合作或者是扩散到更普遍的公众当中都是有非常有效的一种途径。”

 

  荷兰独立动画策展人戈本也提及,“中国独立动画在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辉煌后,有下滑的趋势,并受到商业动画的影响。这次双年展对中国独立动画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