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资讯
您当前位置:乐虎国际娱乐e68 >> 动漫资讯 >> 企业快讯 >> 浏览文章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2017年11月16日   来源:乐虎国际娱乐e68  打印文章

  “早几年,我们讲全产业链模式,讲应该支持原创的是漫画,赞同者寥寥无几。现在来讲,我们公司有幸成为了中国为数不多的一家,有能力把国漫作品,批量输出到海外的。”

 

  说这话的是翻翻动漫的创始人,沈浩。

 

  整个十一月,翻翻在国漫方面,可谓动作频繁。先是举办了第11届新星杯原创漫画大赛, 超30万奖金挖掘漫画新人,大赛颁奖之日,米沙,幽灵,巴布,麻雀,潇十里等一众当红漫画家,南派三叔到场支持。

 

  大会上,又与南派三叔就《盗墓笔记:重启》的达成了第三次漫画化合作,和著名漫画家口袋巧克力设立杭州青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用以进一步培养漫画新人。

 

  漫改动画方面,《快把我哥带走》不仅在国内热播,在日本的B站NICONICO上也广受好评。此外,旗下的漫画IP《识夜描银》正在开发动画大电影,《蔚蓝50米》则已经改编成网剧,上线腾讯视频。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从06年代理集英社作品起步,到成为国漫出海代表企业,从2007的第1届新星杯原创漫画大赛,到2017年的第11届。翻翻动漫的十年漫画路,看起来似乎顺风顺水。

 

  但近日,面对剁椒娱投的专访时,沈浩却笑着说:“翻翻历时十年,中间也有很多困难的时候,如果当年只做代理的话,从个人经济角度讲,可能比现在更富裕一些。”

 

  果真如此吗?

 

  这些年国漫究竟是如何起步的,漫画内容方当前该如何生存,接下来的国漫该如何发展,就这些问题,我们和沈浩聊了聊。

 

  为了“新星杯”,他卖掉了上海的房子

 

  早些年,在国内,翻翻更醒目的标签是日本集英社在中国的“代言人”。这与翻翻的创始人沈浩有关。沈浩大学主修的专业是日语,研究生去了日本留学,毕业后在和集英社相关的一家公司里工作,因此结缘漫画行业。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06年,沈浩回国成立了长源数码(翻翻动漫的前身),主要替集英社的海外电子漫画上色。09年翻翻动漫正式成立,开始负责集英社在大陆作品的版权运营。之后,翻翻动漫的名字,更多是与《航海王》《火影忍者》《黑子的篮球》等一批海外作品联系在一起。

 

  但近年来,当越来越多的国漫作品诸如《时间支配者》、《快把我哥带走》、《拾又之国》和国漫创作者诸如幽·灵,第年秒等,走向大众,走向海外,大家这才察觉,原来除了集英社的国内版权运营之外,翻翻也早就在做国漫原创。

 

  培养国漫的第一步,是从07年开始的第1届新星杯原创漫画大赛。之后每年如期举行,征稿范围越来越广,奖金额度也越来越高,随着漫画行业本身的改变,奖项设置也与时俱进,比如最新的11届,就增设了“最佳少女漫画奖”和“麻生周一特别奖。”

 

  注:麻生周一:漫画《齐木楠雄的灾难》的作者

 

  可以说,动漫金龙奖之外,新星杯已成国内最知名的漫画评选大赛。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然而,新星杯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风光。最初的两三年,翻翻将做版权运营、漫画制作的所得收入,全部投入到了培育原创上。到了最困难的2010年,沈浩不得不卖掉自己在上海的一套房,来为公司筹集资金。原创收入为零的情况持续了五六年,直到最近两三年,随着付费阅读和影视化改编的发展,翻翻的整体营收中,原创占比才慢慢上升到了30%-40%。

 

  事实上,从做海外引进的一开始,翻翻就想好了要走国漫原创,学习海外漫画运作经验、借助海外资源反哺国内漫画市场。 “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知名作品背后,产生知名作品的人和机制。”简单来说,就是漫画编辑。

 

  “日本美国的漫画,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强大,国漫迟早也会崛起。”

 

  当年离开日本回国时,沈浩这么相信着。这种自信,恰恰是当时强大的日本漫画给他的启发。在沈浩看来,虽然市场不同,时代也不一样了,但产业的基本逻辑是一样的。

 

  从另一角度看,“老朋友”集英社对翻翻的新星杯等一系列活动的支持,固然有多年的交情在,背后也有它的商业诉求。那就是它也看好中国漫画市场的未来,希望将来可以更多层面地与中国漫画作品和作者合作,拓展自身的海外市场和内容来源。

 

  “现在来讲,我们公司有幸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一家,有能力把国漫作品,批量输出到海外的。”至少,就现有成绩来看,这条原创之路,翻翻走对了。

 

  抓好线下,做一个伟大的漫画公司

 

  随着新星杯的持续举办,成功挖掘并签约翻翻的漫画新人,已经不少了。这些漫画作者下一步怎么发展,成了翻翻动漫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第8届新星杯时,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2014年,漫画家孵化基地,良筑良作杭州部落成立。之后的几年,翻翻又相继在武汉、广州、北京、日本东京、台北、成都等多个城市成立了漫画创意部落。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翻翻将良筑良作漫画创意部落定义为一个拥有原创漫画创作、培训、运营能力的集成型团队。副总裁陈晓东,在过去不久的漫画产业峰会上,则把漫画创意部落比喻成'“筑巢引凤”,把部落生活比喻成“寺庙修行”和“云游”。

 

  从功能上看,一个部落就相当于一个大型漫画工作室,聚合了漫画主笔、脚本作者、漫画助手等创作者们和漫画编辑们,部落内部有一套作者to作者、编辑to作者、知名漫画家to作者的培训机制,不同部落之间又能形成联动。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到此为止,翻翻在内容上的布局初见格局:依靠新星杯挖掘新人,利用良筑良作漫画创意部落,孵化新人。

 

  作为一个内容产出方,和常规的漫画工作室相比,翻翻显然要庞大完善得多。此外,翻翻还继续着和集英社的独家合作,业务也更庞杂。那么翻翻未来会不会也走向平台呢?毕竟其旗下既有纸本的《翻漫画》杂志,也开发了移动APP“漫画行+”。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沈浩的回答是否定的。

 

  “现在做平台要有互联网基因,需要大额的资金投入,有那笔钱,我们更倾向用来砸内容。”

 

  的确,翻翻的优势更多集中在内容生产上。正如集英社每年都会通过“手冢奖”持续挖掘新人,新星杯大赛在输送新人方面也效果良好,当红的漫画家巴布,幽·灵就分别是新星杯第4届,第5届的获奖者。对小型漫画工作室来说,这种人才输送渠道是可望不可即的。

 

  但随着影视化和付费阅读的影响,腾讯动漫、快看漫画这样的互联网漫画平台,做分发的同时,也扮演起了漫画CP的功能,签约了一批原先纸媒时代的漫画作者。

 

  漫画工作室抢不走的内容业务,会被漫画平台抢走吗?

 

  在沈浩看来,漫画创作UGC模式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一个强调集体英雄主义的时代,相比网络文学创作,漫画门槛高,很多漫画作者先不说后期的运营,商务能力,就是创作能力,也需要指导。

 

  但互联网漫画平台,因为流量过大的缘故,一个漫画编辑要负责的或许是十多位,甚至数十位漫画作者的作品,单个漫画作者,能享受到来自平台的指导和服务资源其实很少。

 

  要想不被漫画平台挤压内容CP的角色,这时就要拼漫画编辑和团队资源。

 

  和漫画作者类似,一个优秀的漫画编辑,也要经过数年才能成长起来,在市场上,漫画编辑甚至是更稀缺的人才资源。

 

  而翻翻在责编的培养上,有集英社和日本其他一些资深出版社的常年支撑,布局早,编辑资源上已形成壁垒。

 

  归功于良筑良作的出现,在作者关系上,翻翻也形成了一定优势。由于是大型线下工作室,漫画家和编辑们不仅在创作上相互磨合,生活上也能相互扶持。比起漫画平台松散的责编和作者关系,这种模式下团队的创作效率更高,作者对公司的感情更深,归属感也更强。

 

  “通过‘良筑良作’这样的机制,我们可以为漫画家提供优渥的创作环境,培育优秀的漫画家,也能够为市场提供大量优质国漫作品。”说到底,自己的优势在哪里,翻翻想得很明白。

 

  “相较于动画、游戏,漫画更应提倡原创”

 

  这几年,全产业链模式,随着IP的大热被反复提及,然而沈浩从13年就开始呼吁了。“但那时候没多少人听的。”没有人听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变现最强的游戏和影视行业,还没渗透到前端。

 

  在沈浩看来,全球动漫模式分为两种,一个美国模式一个日本模式。美国模式诸如迪士尼,打造一个IP是以电影中心,再向漫画动画和主题乐园两边延伸。

 

  这种模式,靠的是美国发达的电影工业和庞大的资金,最终形成一个全产业链的寡头。但迪士尼也只有一个,美国人自己都不可复制。根据最近的消息,迪士尼的电影、衍生品等多个业务,也开始出现大幅度利润下滑。

 

打造中国专属的“集英社” 翻番动漫总裁沈浩专访

 

  可复制的是日本模式,也是沈浩所提倡的模式。它先有漫画,再以漫画为中心,衍生出动画,游戏,电视电影。这种模式的好处之一是最前端的漫画成本低,可大量生产。经过市场淘汰留下一些好的IP,再改编成动画,游戏,就可极大降低原创带来的风险。

 

  “漫画动画虽然是亲戚,但不是同一个人。动画成本动辄上千万,这么高投入的原创极大提高了市场试错成本,可能会出黑马,但是高风险高投入限制了整体的体量和规模。如果提高对于漫画的扶持力度,可以更好地推进整个产业发展。”

 

  “漫画相较于动画、游戏等更应该提倡原创,同时又拥有相较于小说更为立体的画面感知,可能成为动漫产业的最好动力。”

 

  日本模式的另一好处是产业链各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大公司,但不是像迪士尼那种什么都囊括的巨无霸。

 

  把动画的机会留给动画公司,影视的留给影视公司。翻翻想要做的,是成为漫画领域最强的内容生产公司。因而相比于IP授权带来的收入,沈浩更期待漫画自身的变现——来自于付费阅读的收入。

 

  对漫画家来讲,来自付费阅读的收入,属于一次权利,来自于衍生品、影视化游戏化的收入,属于二次权利。二次权利的收益固然高,却有极高的淘汰率。十部漫画实际上只有三个可以改编成网游,而能成功的更少。

 

  “什么时候一次权利起来了,比二次权利收入要高了,中国动漫市场才算进入正常发展期。”沈浩说。

 

  而现在,中国动漫还只是刚开始高速发展。

 

  不过,放眼大环境,漫画付费市场虽刚刚起步,却有两大利好。一方面,国内有支付宝,微信等成熟的线上支付系统,另一方面,中国网文多年来的发展,也培养出了用户的内容付费习惯。从去年开始,各大漫画APP基本上也都开始收费。

 

  如此看来,“漫画家光凭一次权利的收益就能足够富有”的春天,也并不是一个太遥远的梦。


延伸阅读
乐虎国际娱乐e68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于“乐虎国际娱乐e68”的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乐虎国际娱乐e68)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
其它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